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狗崽】情歌

sonia 妮雅雅:

  • 現pa

  • r18

  • 妖狐第一人稱

  • 開放式結局

篇一

篇二

  這幾日沒更新百萬是寫這篇了,希望大家喜歡,休息一兩日就繼續寫百萬w

【脑洞】当你家式神去做牛郎时。

子哼:

[说起牛郎,其实还是喜欢师兄做牛郎时那句:今晚就到这了吗?回去哭一场后睡觉吧!莫名戳萌点23333]
[感觉自己要写一个系列的:当……时 了]
[后有狗崽酒茨小剧场,_(:з」∠)_忍不住想加这么一段。]

  【妖狐】 
  妖狐眼神温柔的注视着你,手掌悄然抚上你的脸庞,声音带着狐狸一族特有的魅惑,“您愿意今晚做小生的命定之人吗?” 他看着你,像看着他的全世界,你忍不住点了点头,“好……好啊。”
   他看着这样,笑的更加温柔了。 
  
  【大天狗】 
  他面神冰冷的看着你,身上的正装一丝不苟。他对你的态度并不好,你却有些沉迷美色无法自拔,他皱起眉头说,“你也是想听我的大义的吗?” 
  你点了点头,那人便开始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述,你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继续沉迷美色。
   
  【茨木】 
  他坐在那里,不带任何情绪的看着你,似乎并不把你当作他的顾客,但你只要看着他的动作,就忍不住肝颤,这个身材并不娇小的成年男性却总能莫名其妙的激起人心中的母爱。 总觉得他好乖。
   
  【酒吞】 
  他手里拿着自己常用的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灌着,偶尔往你所在的方面瞥一眼,随后便皱着眉继续喝自己的酒,而你有点傻的坐在那里,心里感叹着这人身材真好,喝起酒来好撩人啊! 
   
  【荒】 
  他把握着一块圆滑的玉石,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我预知到今晚我们会过的很愉快。” 
  他看着你的眼睛问,“我说的对吗?” 
  你傻愣愣的点了点头,呆呆的看着他。 
   
  【夜叉】 
  他吊儿郎当的侧躺在沙发上,支起一支胳膊来看着你,随着他的动作,胸肌一览无余。 
  “喂女人,你点本大爷来陪你聊天的吗?还不离我近点?” 
  他有点不耐烦的催你离他近一点。 
   
  【鬼使兄弟】 
  鬼使黑将他弟弟往他身后挡了挡,眼神并不是特别的友好。而鬼使白则有些责备的看了他哥哥一眼,主动的走到你面前带着些歉意的说,“对不起了客人,您需要什么服务呢?” 
   
  【般若】 
  他抬起一只腿,没什么规矩的往你所在的地方伸了过去,声音甜腻的问道,“你想摸摸看吗?” 
  你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他看你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声,“真可爱。” 
   
  【小鹿男】 
  他用他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你,可爱的像个女孩子,你与他四目相对,心里突然产生一种罪恶感……感觉自己在嫖未成年一样啊……

  
  【狗崽小剧场】 
  妖狐走出店门口便把领带松开,感觉像是舒了一口气一样。大天狗倚在路灯旁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他走了过去,对着大天狗好看的脸吹了一口气,“今天又有多少小女人去听你那完全听不懂的大义了呢,嗯?” 
  大天狗烦躁的扯住他的领带,“没当你命定之人的多。” 
  妖狐借力吻了上去,“小生真正的的命定之人只会是你啊。” 
  大天狗心情微妙的好了起来,他捏住妖狐的下巴,动作不甚温柔的吻了回去,“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 
  妖狐温顺的蹭了蹭自家吃醋的恋人,“我当然会永远都记得,咱们回家吧?” 
  大天狗牵起妖狐的手,“嗯。”
   
  【酒茨小剧场】 
  酒吞烦躁的坐在休息室里,“那个笨蛋又被别人缠上了吗?” 
  而另一边的茨木像是好不容易从魔爪里挣脱了一样,急匆匆的往休息室跑去,今天被缠住的时间太久了,挚友一定会不开心的。 
   
  “挚友,我们走吧!” 
  酒吞看着衣衫不整的茨木,心里的火更盛了,“这是怎么回事?” 
  茨木挠了挠头,“挡我的人太多闹的……” 
  “你还是别做这行了,在家给我老实呆着!” 
  茨木却摇了摇头,“她们又不会真对我做什么……再说我也想养挚友啊。” 
  酒吞撇过头去不去看他,“白痴。” 
  茨木却跟没听到一样的笑了笑,“我们回家吧?” 
  “嗯。”

【狗崽】一起来看雷阵雨

持枪软妹:

流星飞,带我飞,你还记得童年一起来看流星雨吗
有毒有毒有毒
副cp是酒茨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励志的故事,这个故事名叫《一起来看雷阵雨》。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平安京里有一个少年名叫妖狐,他从小品学兼优勤奋刻苦,虽然家境贫寒,但他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知名贵族学府玛丽苏大学。

        玛丽苏大学,不仅名字很苏,里面的学生也很苏,其中G4就是最好的说明。

        G4,是该校四个阳光开朗帅气的老油条——大天狗,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夜叉——组成的黑恶组织,也是全校女生追捧的对象,他们所到之处便有女生一片惊叫,他们的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cool,cooler,coolest,只可惜——

        只可惜他们是弯的。

        因为G4,全称Gay4,俗称四大基佬。

        话归正题。妖狐是个好学生,也是个正经人,来这里上学完全是为了好好学习。本想安安稳稳过完大学生活,谁想到阴差阳错,他竟然被G4盯上了,并卷入了一个大麻烦里……

         介绍到这里,我们就可以进行下面的故事了。哦,顺便说一句,上面写的大部分都是骗你的,接下来才是正片。




         妖狐收到玛丽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激动得差点哭出声,十二年寒窗没白苦读,他终于有机会进入这个梦想学府……来勾搭小姐姐了。

         苦心人,天不负。妖狐回首自己当初跟着一帮男生蹲在玛丽苏大学门口偷看漂亮小姐姐的时候,其他人都在忙着prprpr,只有他,掉头就拿出了五三来刷。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地左拥右抱这些小姐姐。

          这么一讲,虽然目的非常恶心,但还真他妈励志。

          妖狐如此感叹着,走进了这所学校,一想到马上就能泡小姐姐了,他笑,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然而事与愿违,他刚进入这个学校一个周,就得到了当头一棒——

          这所学校有一个名为G4的存在。

          而只要有G4出现,女生就失去大脑,就螺旋上天,就拜倒在他们的大裤衩下,就眼里谁都容不下,妖狐也就没有机会和小姐姐们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恋爱,只能尴尬地陪小姐姐痴汉。

         我靠。妖狐忍不住冲G4翻了个白眼。

         如果忽略G4这个名字的深刻内涵,妖狐可能会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男子偶像团体,因为这些人颜值是真挺高,妖狐托腮想,尤其是那个大天狗,虽然长着张冰山脸,但还真挺好看的,五官端正。

          你说说,长这么好看却是个基佬,多气人,整天让小姐姐们神魂颠倒却还不上,给人一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感觉。

          虽然内心憎恶,妖狐表面上什么都没做,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有叫人来打G4,惹不起但躲得起,他只想专心研究如何勾搭小姐姐。

          然而他又一次的事与愿违了——

         大天狗有一天向他表白了。





        尽管之前知道大天狗是个弯的,但被表白的时候,妖狐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

         被学校大佬看上了该怎么办?而且对方还是那样一句老土又真诚的“我喜欢你”,妖狐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妖狐选择了礼貌的拒绝。

          “不好意思,可是我最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妖狐背倚着墙,而大天狗就立在他面前,十分不妙的处境啊,他直勾勾地看着大天狗那张逆光的脸,这种情况,把他摁在墙上壁咚或者把他摁在墙上打一顿都很方便。

         但大天狗没有那样做,他的回应是点了点头,然后说句好。

          ……好???

          被放过了的妖狐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有些委屈。

          好,好什么,好个屁。你是真的喜欢我吗?是真的喜欢我那为什么回应是这样的?他目送大天狗的背影,张牙舞爪地比了个中指。

           再说大天狗,他刚转过拐角,就被其他三个基佬抓了个正着。

         “怎么样?”夜叉问。

         “他说他最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那你怎么说的?”酒吞问。

         “我说好。他是学霸,肯定是要学习的。”

           “我靠,这样你都能说好啊。”夜叉简直想敲大天狗的脑袋,“这明显是敷衍,敷衍!你平时不是经常看他吗,他有认真学习吗,还不是在勾搭小姑娘?!”

           大天狗看他一眼,“所以?”

           茨木简直想翻白眼,“所以他不是因为不想谈恋爱才拒绝你的。”

          “那是因为什么?”

           基佬们沉默了。

           “等等,你刚才表白的时候不会就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吧?”

           “……是。”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茨木一拍巴掌,“你怂了,刚刚明明可以直接壁咚甚至扯他裤子的,但是你浪费了这个加深感情的好机会。”

            “……我又不是酒吞。”

           “你就是缺少吾友的这份魄力。”

          夜叉补刀:“妖狐那小子还可能觉得,大天狗怎么那么怂啊,连亲我一下扒我裤子都不敢,怎么可能是真爱。”

          酒吞幽幽道:“真的,大天狗,没有什么是扒条裤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扒一条解决不了,那就扒第二条。他肯定会老实的,你信我。”
            



         大天狗最终还是被他们洗脑了,鬼迷心窍,于是他又把妖狐叫了出来,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他们又来到了那堵墙。

          看到那堵墙,妖狐就明白了:“又要来一遍?”

        “嗯。”

         “那行,你喜欢我,我知道了,我们可以走了,食堂快开饭了。”

         “还有别的。”

         “什么?”

         大天狗转身,把妖狐按在了墙上,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将脸凑了过去。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到了一个非常暧昧的地步,妖狐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大天狗的眼睛,蓝色的,让人很舒服,没有情投乱迷,大天狗也停在了这个位置上,没有亲上去,并没有想象中的一阵狂风暴雨,妖狐有些惊讶。

          “嗯?怎么停下了?”

          “因为怕你接受不了,我只是第二次表白就这样,你可能不适应。”

           大天狗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喷在了妖狐的脸上,温温麻麻的,妖狐不讨厌这种感觉,他偏了一下头:“那你今天为什么要来亲我?”

           “别人告诉我的,说我不亲的话你可能会觉得我不是真的喜欢你。”大天狗想了想,还是把那三人的扒裤理论略了过去,“我第一次追人,见谅。”

           “原来如此。”妖狐若有所思。

           随后大天狗眼前的阴影重了一重,妖狐扬起脸,向前了一步,主动在他唇上覆上一层轻轻的压力。

          “这样追人可不行啊,大天狗。”

          维持着这样接吻的状态,妖狐这么说,他说话的时候唇瓣开开合合,还带着挑衅的笑意,大天狗的嘴唇掠过一种酥麻触电般的感觉,大脑有些混沌,他想起了以前看到酒吞壁咚茨木的场景,忍住了想把眼前这个男人按在墙上,在他口腔里翻云覆雨一阵的冲动。

          大天狗又一次鬼使神差地把妖狐放走了。

          妖狐也只是蜻蜓点水,亲完就走特别刺激,可他走到食堂才突然反应过来:

         “我刚刚为什么要主动亲他来着?”

          妖狐在煞那间有些慌张,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直男了。




          而G4又一次举办了紧急会议。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又一次被拒绝了,但是妖狐主动亲了你。”夜叉目光炯炯。

           “是。”

          “哎呀兄弟,可了不得了!主动香吻一个啊!你竟然还不伸舌头,你的舌头被狗吃了吗?你是觉得伸舌头不符合你们大天狗一族的大义吗?”

          “……”

            “不过好歹还是有进展的,”酒吞咳嗽了一声,“妖狐能主动亲他,说明妖狐对他也有意思。”

           “那吾友,妖狐为什么还会拒绝他?”茨木问。

           基佬们统一的沉默了。

           “我知道了!”夜叉喊。他兴奋地跳到了桌子上。

           “你们之前有没有看过一部爱情片叫《一起来看流星雨》?剧情跟现在差不多,那个女主也是个学霸,但是家里穷,被男主看上了在一起了以后,他妈妈百般阻拦。你们说妖狐会不会在担心门第的问题?”
             



          大天狗不觉得门第有什么问题,妖狐穷又怎么样了,他就是喜欢这只傻狐狸了。

         于是他开始追妖狐了。他选择了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的套路,陪妖狐去上课,陪他去食堂打饭并帮忙刷卡,陪他去网吧刷游戏,恨不得连厕所也陪他一起上,但最终只落得看妖狐勾搭小姐姐的下场。

          他发现自己生不起气来,陪着妖狐的时候,他只是越来越喜欢妖狐了,妖狐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样,生气的时候又是什么样,难过的时候是什么样,他都喜欢。

          妖狐也对他并不是冷冰冰的态度,准确的说,是比友好更甚——比如,妖狐吃薯片的时候,会问一句“吃吗?”大天狗要伸手去拿,妖狐却已经主动喂了上来。

          有的时候妖狐会叹息,“你还没死心啊,早知道当初我就不亲你那么一下了。”看到大天狗没说话,他会打圆场,“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可以再亲一下。”

          夜叉听了这事就摇头,“妖狐这小子还年轻,他这样下去可是会被日的。”

          回正题,然后大天狗终于问了一句,“你很讨厌被我跟着吗?”

          “当然不讨厌。”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大天狗终于说出了憋了好久的话,“你是因为在意我们的出身家庭不一样吗?”

            妖狐听了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他安抚似的用手指摩挲着大天狗的唇:

           “不,因为我是个直男。”



           夜叉对此评论道:“妖狐是认真的吗,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个直男吗,我怎么觉得他做的事比我还gay?”

          妖狐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依旧热爱小姐姐,但他也喜欢大天狗,他觉得自己有些弯了,很慌张。

         哦,大天狗长得其实不比小姐姐们差,可以说是略胜她们一筹。如果是真弯了的话也不吃亏。

          有时大天狗带他去酒吧,他抱着酒瓶的时候看到酒吧旁边有个宾馆,就在想,算了,今天就喝醉了好了,然后给大天狗个机会,让他把我上了,也是个名正言顺,我也不会遭到良心上的谴责,皆大欢喜。

          但看着大天狗一个人闷,他又泄气了,算了,他是个傻狗,这人心中有大义,肯定不会趁人之危的,看来全垒打还得靠我自己的努力了。

          哦,大天狗会喜欢什么play呢?
           

          

          醒醒,醒醒,妖狐,你是个直男,快醒醒。

         妖狐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这些想法全都晃出去,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危险了。

          于是他又开始泡小姐姐了。

         有的时候妖狐自己都不能琢磨得透自己,明明好像已经弯了,非要把自己掰直。他把这归为直男最后的挣扎,或者是对于大天狗的恃宠而骄。

          其实被大天狗那么一提醒,他才注意到门第的问题。大天狗家的有钱在这一带是赫赫有名的,而王子看上灰姑娘的狗血剧也发生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我到底哪里好了,大天狗才能看上我?学校里有好多好看的小姐姐,括弧家里也特别有钱。这么一想,他越发觉得自己配不上大天狗了,从此拒绝大天狗的理由,除了“我是个直男”之外,还多了个“我是个穷逼”。

          “狗,你别追我了,一来我要泡小姐姐的,二来我万一真的从了你了,我那么穷,你家长反对我们怎么办?”

          大天狗说,“我家长不会反对的,如果你害怕,我可以带你见见他。”
           



          妖狐和夜叉一样,也看过《一起来看流星雨》,他看到了那段女主被男主他妈妈折磨得特别惨,所以他深知一个贫穷的女主是处在一个多么被动的地位。

          见家长的那天,他抓住了大天狗的手,“我有些担心。”他扬起了脸。

          大天狗安慰地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你放心,我爸比你想象中的开明得多。”

           推开家门,大天狗说:“爸,我回来了。”

         一个人应声走了出来,大天狗回头,对妖狐介绍:“这是我爸,萤草。”




          大天狗的父亲萤草,何止是开明,简直……妖狐摇了摇头,简直是一本行走的耽美小说,吃饭的时候,他的眼睛贼溜溜地转,恨不得让他儿子把妖狐推上饭桌就地正法。

             妖狐那天晚上喝了酒,有点晕晕乎乎的,萤草叽里呱啦说了什么他也没记住。他只记得最后自己鼓起勇气,还是开了口:

          “阿姨……不,叔叔,我……可是我们家没什么钱。”

          “没事啊,叔叔奶你。婚礼想要啥随便说。”
          
         
         

            “放心了?”

            “嗯。”

            大天狗陪着妖狐回学校,晚风吹着酒醉的脑袋,并没有多舒服。大天狗还是很正直地搀着他,没有任何违法举动,妖狐真的很想翻白眼,傻狗。

             妖狐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大天狗。”

           “怎么了?”

          “我好像突然不那么想勾搭小姐姐了。”

            “嗯。”

           “大天狗。”

            妖狐又向前了一步,他略踮起脚,仰头,一双朦胧的眼看着大天狗,手则攀上了大天狗的背。

            “又要索吻?”

          他们两个都挺习惯的了。在大天狗追他的时候,妖狐经常会趁其不备地去亲他,蜻蜓点水掠过一吻,或者主动要求亲一下,他也不是很懂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从那时起他就不再那么直了。但——反正又没伸舌头,不算太过分,还保存着他直男的贞操。

          “好。”大天狗低下头。

          “对了。”妖狐突然说。

          “嗯?”

          “这次,你可以伸舌头了。”








FIN.谢谢阅读
其实写到最后,我觉得这和流星雨并没有什么关系

阿岚大王:

算是端午节贺图吧,要是买粽子送狗子就好了,我还是没有狗子,嘤嘤嘤嘤 

HEHA12138HEHA:

狗崽(下)
暂定还有个小后续,也是不知什么时候画好∠( ᐛ 」∠)_

【狗崽】我发现了我发小偷偷卖我的情报是不是该打死他?

空:


*放假瞎搞系列

@ 面具下的都不是好人

我发现了我发小偷偷卖我的情报是不是该打死他?

如题。

我发小背着我和我的爱慕者发QQ,然后告诉我的追求者我喜欢什么,我今天去去哪里,我今天撩了几个妹,那几个妹是什么人。

关键是!那个爱慕者,是我前男友,那种来了一炮,发现自己和他不适合的那种前任。你们懂了吧!他居然天天和他发短信,发QQ

日,都有巨轮了,我想打死他!我和他原来都没有呢!现在有一点愤怒,他这次真的过分,不然我的性格可能还会谢谢他帮我摆脱单身呢,但是对象不对啊,不对口你让我在怎么进去?

次日更新
看到你们骂我发小了,其实在我看来他卖我情报这事还好,他自己有分寸,不会把过分的隐私捅出去。我还是比较放心他的,但是他不了解情况,以为前男友和我只是床上不和谐,干过一次就分手的那种。

他就觉得吧,我浪了那么久,是时候找一个靠谱的人来相伴终老了。但是我一定不会选择的人就是前男友,这次真的挺生气,好不容易摆脱了前男友,他居然又给我送过去了。卖队友啊。我现在挺烦,我不知道前男友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挺烦,愁死了。你们有摆脱前任的好方法吗?

次日下午更新
好啦,听故事。小姐姐的要求我怎么会拒绝呢。

前男友其实来头还是不小的,我在懵懂无知的少年时代,暗恋过他,整整七年,结束就是因为和他打了一炮,突然梦醒了,分手滚到老家找了份称心如意的工作,脱离了他,想起来那段七年还是很美好的。

他是学生会的,还是化学课代表,当初我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化学作业三天两头拖交,迟交。他生生是因为我拙劣的欠作业技巧,记住了我的名字,还和老师申请调来和我做同桌监督我写化学,我发小几个坚持是他申请调来是因为喜欢我要我去表白。

但是我还是清楚的,他那时后什么都不懂呢,还没撩到他呢,怎么会有傻乎乎撞上来的傻男神,不过他们的猜测我很喜欢,在一起的那个晚上我也想过要问他是不是那时候就看上我了,后面没问,他亲我太猛忘了。

继续暗恋岁月吧。比较蹩脚,那时候清纯的要命,整天被他勾着走,什么小事都可以让我烦恼很久,就是一个抿嘴我都要考虑从口渴到家族恩怨让他觉得棘手,心情不好抿了个嘴在他身上我可以翻出一百八十部电视剧。他穿校服他特好看,蓝白校服配上惨绝人寰的脸,他简直就是我的高中最美风景,偶尔瞄到一眼,吸一口他洗衣液厚重的清香,我可以用熬夜到三点的身体上完一个上午的化学课。

真的他那个时候就是我的指南针,他的行为就是我的磁石,我就围着他做那个铁钉至少不会走丢,就算他不喜欢我。但是那样为了一个人努力的感觉真的真实。当时也难受,你说我整天对着那个人那么喜欢他,我一句话不敢说一句玩笑,不敢多看他一眼,不敢对他笑,就怕别人看出一点苗头,我就干脆埋得死死的,一个人也不告诉。

后面毕业了,我怂得要死,只敢问他是什么大学的,站在校门口最后做道别的时候,我也只是说了一句珍重,其他的多一点都怕他多想,毕竟毕业表白的人很多。现在想一想,现在我到处撩妹的样子真的和当年的怂样真的是两个样子。

后面因为自己努力了一下,考上了国外的大学,之后出国去了一趟欧洲,性格变了蛮多,以前就是那种比较安分守纪的性格,在国外浪起来后就收不住了,用发小的话来说就是骚了很多,虽然我不同意。

在国外的时间有和他联系,就是那种偶尔问候一下节日快乐的关系,那时候还是喜欢他的,因为在过节的时候可以和他发一条短信,或者是邮件,每天数着日子给他祝福,从大的春节,到小的什么护牙日啦。环境保护日啦。都发过。可能是不好意思不回吧,他每次都会回我,搞得我整个人荡漾无比。哈哈哈,现在想一想真的是傻爆了,像个痴汉一样,一句节日快乐,看他回我今天是什么节?我也可以嗨一个下午。

第三次更新

被你们发现了,我不是很想提那个晚上,我回国了,那天下午他几个朋友都不在那个城市,他知道了来接我,我就同意了。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看就很优秀,我变了蛮多,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问他他说预料到了,在国外多少会有一点影响,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预料到的,反正我回家的时候是被我爸当贼赶出来了。

不愧是我暗恋的人,居然这么机智!

后面几个月我在原来联系的单位实习,他看在老同学的分子上收留了没有公寓住的我,我和他一起待了两个月,感情进展比之前高中大学都快,那时候我还后悔为毛自己不早点回国,缠着他算了,哈哈哈后来证明我太天真。

之后,有一次他们单位应酬吧,回来他的情绪不是很好,喝了一点酒,我为了陪他就开了一瓶红酒配他在家里喝酒,聊天,我的酒量不好,几杯就醉了,考虑到是在家里就喝开了,后面满嘴骚话,还表白了,据他说抱着他又哭又亲,我们做了,他抱着我说他也喜欢我。

听起来很童话,但是酒醒后,我还沉浸在爱情的沐浴中,无意看到他房间的书桌上的贴着他的日程表,扎心的写着我回国的日期那天他记着一句话“忘记过去七年的暗恋,从今天开始喜欢上另一人。”

可能他在之后的几个月真的喜欢上我了吧?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在我对着他的一个小动作,一个微笑神魂颠倒,在同桌三年的岁月里看着他的侧脸暗藏自己的心思不敢逾越,在选择文理班的时候刻意抛弃了所有兄弟所在的理科,就是因为他的一句我可能会读文。那段七年,我幻想着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的七年,只是因为他放弃了那个神魂颠倒的对象,开始学着喜欢我。

我告诉他分手了。回家哭了一个早上,去了一趟眼科。出来后,我就放弃了。

其实七年也不长,反正我可能和他缘浅,床都上过了,还可以分手。

第四次更新

热评那个哥们是我前男友,或者说是我现男友,我发小给了他一个大红当媒婆费,明天结婚。谢谢你们的祝福。

赞同2k 评论1k

热门评论

@ 一目连海神

是崽子吗?好傻啊,你们两个

@ 一拳振
切,浪费时间我当时就告诉你了直接告白就好了,你看我和挚友!

@ 黄泉之鬼
我买情报还不是为了你
@ 面具下的都不是好人(回答者) 回复:你给我把收的钱当做份子钱拿回来,狗子真的是人傻钱多。

@ 面具下的你才是大义
我有一个暗恋了七年的人,他也喜欢了我七年,我们做了三年同桌,从高一到高三,他好像都很不喜欢我的样子,从来不和我多说话,我刚开始喜欢上他的时候,发现他不喜欢交化学作业就借此要求成为他的同桌。
他在高中的时候人缘就很好,但是他不喜欢和我说话,我怕吓到他就没敢接近,毕业那天我很想告白,但是站在校门口时,他微笑着喊了我的名字,说珍重。那刻眼泪差点夺眶而出,我想着还是不要给他增加烦恼了,就告诉他珍重。

他去了国外,我找到了他的ins,像个变态一样偷偷看他的每一条动态,给他留言,他从来没有回过我,他变得开朗,变得魅力十足,变得不再是那个温柔文艺的高中的他。我和他每一个节日都说了祝福,我把每一条信息截图打印下来,收藏起来,不怕你们笑他的第一条发给我的信息是高中的第三个月,他问我化学作业是什么,我放在自己的钱包里。每天看。

后来他回国了,我和他同居了,我们的相处很和谐,我觉得我们可能有一点互相喜欢了,借公司应酬,回来和他喝酒。借酒想和他告白,他先告诉了我过去七年他的故事,我亲吻了他,告诉他我也喜欢他。不过他不知道我之前暗恋他七年的事情。
后来他说要分手,我还没来得及拦他,他就走了潇洒十足。

我找到了他的旧友,告诉他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动态,他的ins不在更新了,我失去了他,七年以来第一次,他的旧友答应了,我想他既然不喜欢我,我在和他耗几年,等他幸福了,我就放弃。

今天我知道了他为什么分手。

我那天去接你,就是想和过去的单恋告别,正式开始试着追求你,既然你的身边,没有人我为什么不去尝试。

你愿意继续和我浪费未来的七年吗?

@面具下的都不是好人(回答者) 回复:结婚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