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酒茨# 无醉不欢(一)(无节操私设众多,纯白饶行)

說風就是雨,天天掉節操.:



問我封面有多草,此圖代表我的心~(還沒畫完我會說嘛TVT)

===========

阅读指南

 

因为作者考据资料过度,又无法舍弃游戏中的有爱设定,最终自暴自弃(喂!),半调子的自设了起来╮( ̄⊿ ̄)╭

大致如下:

一、非人的异类均用“它”来指代,人类则用“他”和“她”,因为这几个字的日文发音各不相同,所以说话时凭读音就可以分得出来。

二、由于作者蛮喜欢安倍晴明,所以这里黑晴明不会有了,请让他自由的白无垢(啥?)下去。

三、考虑到茨木童子在传说里总爱化成美女去迷惑欺骗男性,所以大胆的设定它在未觉醒成大妖怪之前,曾经有过一段性别不定(且女性居多)的时期。在那段日子里,实力弱小的它尝到了因性别被低估被轻忽的好处,之后即使长成强大的大妖怪,也常喜欢利用这个优势(?)。

四、查了一下鬼女红叶的资料,看到这一段“……红叶虽然以第六天魔王的力量进行反抗,但手持降魔利剑的维茂却毫不在乎——于是,怀抱荡平天下悲愿的红叶只得暂时匿身于六道之中;数百年后,以男子的形象复现世间,其新的名字叫做:「织田信长」。”时,作者瓜子都吓掉了!再也无法直视“红叶痴心恋慕晴明”的官方设定了。

所以,让我们华丽丽的无视掉这个桥段,让红叶做一个纯粹(?)正直(?)妖孽(!)的鬼女吧。

    暂时就这些吧,之后有想到再补充(←任性)

 

下面是阅读警告,本文内含多重无节操设定,比如囚禁PLAY,比如束缚放置PLAY,比如女装PLAY等等,过于洁白的孩子慎入。

我会注意收敛污污污的洪荒之力的!(大概……吧……)

 

 

楔子

 

平安时代,分割阴阳两界的界线因不知名的原因而变得脆弱,护佑阳界的屏障逐渐消失。于是,魑魅魍魉趁机悄然潜入人世之中,伺机而动,祸乱四方。

在这个人鬼共生的年代,有负其名的乱世,集合了众多强大阴阳师的阴阳寮渐渐成为众人心中的支柱,势力急剧扩大,声望如日中天。而这,引起了其他异士的不满。

比如,统辖整个阴阳寮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老对头芦屋道满。

无论是因为观念上的不合,还是忍不了曾经败北的耻辱,与安倍晴明势不两立的芦屋道满为了获得打败对方,并且重创阴阳寮的强大力量,向众鬼伸出了魔爪,欲借助鬼怪之力壮大己身。

如此危机四伏的情况下,鬼族现任首领酒吞童子却因对鬼女红叶求而不得,失意颓废,终日醉生梦死,更于某日失去了踪影。

失去了睿智强大的首领,大江山的众鬼顿时如一盘散沙,越发的恣意妄为,任性胡来,不仅招惹了许多无法解决的麻烦,更糟糕的吸引了芦屋道满的目光,成为他眼中最好的狩猎目标。

 

 

第一章

 

 

酒吞童子站在街口已经很久了。

久到一只路过的独眼小妖怪以为它是蜃气楼化出的幻像,大胆的伸出手,好奇的戳了它……火红的头发丝一下。

然后,又一下。

再一下。

再再一……戳了个空。

咦?

小妖怪瞪着突然戳空的指尖,身体微僵,大大的瞳孔倏地缩得跟针尖一样小。

“哇啊啊啊啊饶命啊啊啊啊啊——!!!”

一边求饶,一边惨叫,它高举着细瘦的双手飞快的逃掉了。

然而,在酒吞童子的眼中,它的动作直如放慢了几十拍,每一个细微的变动都尽收眼底。

啧,慢得跟乌龟一样。

深感无趣的酒吞童子眼睫一垂,目光不经意间滑过地面上的水洼。

仅仅是微微眯眼,表情看上去就十分冷酷可怖,杀气四溢。比起以前那副纤弱美少年的样貌,显然映现在水面上的这具高大成熟的身躯更具威胁性和震慑力。

自从登上鬼族首领的宝座,为了令自己更具威势,众鬼信服,震慑四方,它甚至不惜耗费极多的妖力蜕变己身,才终于拔身长成这副威风凛凛的样貌。

回想起当初征战四方,打败如大天狗、荒川之主等众多强者,一步步登上鬼族首领之位的峥嵘岁月,以及在大江山与百鬼同乐,放荡畅饮,恣意寻欢的美好时光,酒吞童子的唇角不由微翘,翻起小小的笑花。

可惜那笑影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被浓重的复杂情绪所取代。

刚才,它确实是看到了……他?她??它???

眉心狠狠皱紧,尖利的指甲轻按额角,酒吞童子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挑出一个合适的代称来形容那位久别的老友。

一则,虽然喜好幻化外貌欺骗他人的妖怪有很多,但是偏好变成异性的却着实不多,它这位老友更是个中翘楚,骗过的凡人妖怪不知多少。

二则,对着那张与原身保持着九成以上相似度,除了眸色之外几乎与其少年时一模一样雌雄莫辨的精致脸庞,记忆力和目力不曾因酗酒而退化半分的酒吞童子几乎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那奢华美丽的十二单下极可能裹着一具青涩少年的躯体。就算那华贵精美的衣饰妆扮看起来毫不突兀,意外与之相衬到极点,姿态也仿若神女一般优雅动人,亦无法忽视对方衣领间若隐若现的喉结和平得过分的胸部。

喂喂,这是玩的什么把戏啊?

就算要恶搞它来出气,也应该不至于……

越是不想想起,某些应该深埋地狱深渊的黑历史越是压也压不住的在脑海里冒头。

比如,对方还未觉醒成大妖怪之前那段性别不定,每天都是惊吓的刺激时光;又比如,它曾经因酒醉神迷而对老友犯下的一个两个三个……好多个“错误”。

那样很多次之后,还肯跟本大爷做朋友,誓死追逐本大爷,简直称得上是个奇迹了。

“果然本大爷的魅力超强哪!茨木的器量也相当不容小觑!”

反省不过三息,酒吞童子便洋洋得意的感叹了起来。志得意满的神情配上它那张脸,格外的欠揍。

果然不应该对它怀抱太多期待。

靠着安倍晴明给的神隐符才能跟在它身后许久不被发现的大天狗额角青筋跳了又跳,终于忍不住一扇子拍了过去。


评论

热度(50)

  1.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Noflower—CP雙日直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