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酒茨】恶龙养成记(其六)

楚百辟。:

*OOC严重预警慎入

*本章较长,是将原本两章的内容合在一章内写完,很感谢能看完的小天使们,周末愉快。


前文(其五)



【25】


“起初,龙族为保持血脉纯正,不允许与异族通婚。但随着岁月流逝,龙族数量越来越少,为保证种族繁衍下去,第1874次龙族长老大会时,通过了《名义龙族法案》……该法案给予了异族获得龙族身份的机会,只需要向一位龙族长老宣誓永远效忠并得到认可……”


星熊埋头翻着那本《龙族法典·婚姻法》,开口说:“所以,酒吞大人,只要您向茨木大人宣誓终生效忠于他,便可以获得龙族身份,从而名正言顺地与他结为伴侣。毕竟自茨木大人的父亲逝世后,龙族长老会议已有多年不曾召开,茨木大人已算继承了父亲的长老身份。”


“我知道。”酒吞说,“但我想用另一种方法。”


“另一种?”星熊喃喃重复一遍,脸色微变,“您是说……”


“是,茨木发情期过后,我会向他发起挑战。”酒吞语调冷硬,“按照龙族律法,挑战成功后,我会获得茨木的一切,包括龙族长老的身份。”


“那您是希望茨木大人失去一切,变成您的附属品吗!”星熊震怒。


“是那样的话倒也不错……”酒吞喃喃自语。


星熊摔门而去。


他没有听见酒吞最后的那句话,酒吞声音极轻,话语尾音如幽灵般盘旋。


“可惜……不能。”



【26】


酒吞要对茨木发起挑战的事情引起了城堡内极大震动,而茨木本人对此的态度却与众亡灵们截然相反。他听闻此事时,金眸兴奋得闪闪发亮,仿佛恨不得现在便化身为龙与酒吞酣战一番。


“吾友如此强大,吾愿将一切都交予他支配!”


而大天狗在收到龙堡来信时,冷冷地回复道:“……让茨木为那位骑士神魂颠倒吧,吾管不了了。”


大天狗的态度亦影响了亡灵军队中的大部分亡灵。亡灵与鬼怪们本身都与龙族一样,极为信奉力量至上。“假设那位人类骑士真能凭一己之力打败一条龙,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拒绝他的命令呢。”他们说,“再说,主动提出挑战,足以看出这位人类骑士成为龙族的决心与诚意了。”


“可酒吞毕竟只是个人类啊,茨木大人才是高贵的龙族血脉!”


“成年后都会被人类打败的龙,还算作龙么?”


亡灵军队中的种种骚乱与不安在酒吞打败茨木的当日,达到了顶峰。它们看得清楚,这是一场双方都拼尽了全力的战斗。茨木终于被酒吞击败而摔落在地上时,酒吞也仅仅是靠着剑的支撑而勉强站立。但茨木没能再站起来,酒吞却重重地喘了几口气,而后举剑高呼。片刻寂静后,亡灵军队中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看啊,看啊,这不仅是站在人类巅峰的男人,他强大到足以成为世界的君王!”


茨木躺在地上,听着不属于自己的欢呼声,却强忍着疼痛,努力大笑起来。但他笑声太小,被亡灵们的欢呼声淹没了。茨木用最后一丝力气化为人形,试着撑起身子站起来,却失败了。


真狼狈啊,茨木想,真不愧是吾友,能将一头龙打成这个样子。


而他的酒吞迎着欢呼声,背对着他,没有回头。


【27】


但酒吞却没有和茨木举行结婚仪式。


结婚仪式的日程被一拖再拖,而酒吞也越来越少陪在茨木身边。终于有一日,酒吞不耐烦地说,你太烦人了,茨木。


茨木茫然地看着他。


“既然本大爷已经得到了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份,你的城堡,甚至是你全部的财富和亡灵军队,那么本大爷还有什么理由与你结婚?难道本大爷要一辈子陪着你这条烦人的龙么?”酒吞笑容极冷,他话语传入茨木耳内,嗡嗡地响,让茨木心里乱成一团,“你还要怎样,你明白一个人类想要怎样的爱情么?”


茨木此时竟发觉酒吞脸上的漠然与冰冷颇为熟悉,他眨眨眼,努力在回忆里搜寻着这样的酒吞。他忽然想起来了,从一开始,酒吞便是这样对他的。


酒吞原本便不是自愿陪在他身边的。


酒吞留下来的第一天,便是如此漠然地看着他。他们的关系是从何时起开始好转的?茨木想不起来了,他记忆里竟只有酒吞曾经抱着他的画面。还有酒吞轻吻他的角,酒吞陪他训练,酒吞给他上药,酒吞教他喝酒,酒吞,酒吞……


酒吞进入了他……


还有那句模模糊糊的“我也是”,那是谁说的,是酒吞么?


也是什么呢,茨木头忽然有点痛。


但酒吞对自己说过“我爱你”么?


好像没有。


“在你这里这么久,连个能陪本大爷说话的女人都没有,很寂寞啊。”酒吞面上在笑,语调中却毫无笑意,“你懂什么叫寂寞么,茨木。你能填满本大爷的寂寞吗?”


茨木愣住了。


“吾友……希望吾做什么,才能填满你的寂寞?”许久,茨木好像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般开口。


酒吞看着他,“滚吧。离开城堡,别出现在本大爷眼前。”


“吾该去哪里?”


“哪里都好,反正除了这里,基本上都是人类的地盘。你去学着做一个人吧,去学些讨好男人的花招,去理解男人的心,或许本大爷会对你有些兴趣。”


理解人心么?茨木想,真的很难啊。原来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理解过酒吞的心。


“这是吾友的愿望,还是龙族长老的命令?”茨木问。


“既是愿望,亦是命令。”酒吞说。


“那么请再给吾三日时间,吾便可离开此地。”


酒吞颔首,用了他之前从未用过的自称,“吾准允。”


【28】


“吾在一场公平的决战中败给了酒吞,依照龙族法典,酒吞继承吾一切地位、荣誉与财富。因此,吾服从他的命令。“


“包括将你从城堡中放逐?”凤凰火的声音大了起来。


茨木默然,点了点头。


那一日酒吞没有来送他,星熊与凤凰火送他到城堡门口。星熊一言不发,凤凰火则一直在试图挽留。


凤凰火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时,星熊不经意间看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茨木顺着星熊视线转头,却看见酒吞一人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茨木。


茨木本不想走过去,但有某种力量推着他,牵着马走近酒吞。他近乎本能地靠近这个人类,像飞蛾扑向灯。而酒吞静静地等着他接近自己,毫不意外。


“三件事。”酒吞说。


“一,角要藏好。”


回忆朝茨木汹涌而来。


“二,衣服要记得好好穿上。”


记忆中那个催自己喝牛奶的男人与眼前人渐渐重叠。


“三……”酒吞顿了顿,眉头一皱,似乎将什么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人类的强大并不完全依靠武力,你要小心他们。”


茨木怔怔地看着他。


你别这么看着我啊,酒吞想。他不得不别过头去,你别这么看着我啊。


“……你该走了。”


茨木瞬间清醒过来,他笑了笑,跃身上马,不再回头。


【29】


酒吞一直看着他,直到茨木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直到夕阳终于落下,直到夜幕降临,直到明月高悬,直到满天繁星,直到那个背着棺材的僵尸少年走过来,喊他的名字。


“酒吞大人。”


酒吞转身看他。


“您在这里站了很久。”


“啊,该回去了。”酒吞说。


夜风冷冽入骨,酒吞忽然很想喝些酒。


【30】


“后来呢?”


少女乖巧地依偎在男人怀里,听他讲着这个漫长的故事。妖狐化成的男子收紧了手臂,紧紧搂住少女纤细的腰肢。


“后来啊……后来人类国王果然发动了对龙堡的战争。那个叫酒吞的红发骑士带领亡灵军队们守护龙堡。人类骑士们都骂他是叛徒,是罪人,是恶魔。学者们说原来真的是这样,勇士一旦杀死了恶龙,自己就会变成下一条恶龙。


据说酒吞在阵前听到人类骑士们的骂声,只是大笑。他说那条可怜的小龙早就被本大爷打败了,现在本大爷才是这城堡与龙族财富的主人。于是群情激奋,个个都想把酒吞杀了然后闯进龙堡掠夺宝物。”


“再后来呢?”少女有些急切地问。


“再后来?他死了。”


三个字的宣判重重砸进少女心里,她金眸慢慢黯淡下来。沉默片刻后,她像是耗尽最后一丝气力般虚弱地开口。


“不是有那黑翼魔神么……他没有来?”


“他那时跟随在黑袍法师身边,似乎性情大变,具体小生也不太清楚。反正……那个骑士终归是死了。他们后来找到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说是酒吞的,就把那尸体烧掉了。”


死了啊。茨木想,死了啊。


他死的时候是怎样的呢?他脸上笑容一定骄傲而狂妄,红发被战场上带着血腥味的风吹起。他或许满身伤痕,或许精疲力竭,却总不会倒下。


他不会倒下,他是站着死的。


“你说他怎么不投降呢?”妖狐喃喃道。


他怎么会投降呢?


他打败了茨木,他是茨木唯一不得不臣服的男人啊,他继承了茨木的一切。他也是一条龙啊。


你能想象一条龙跪在一群贪婪的人类面前求饶么!


但茨木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低下头,疲惫不堪地笑了笑。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姑娘与小生之间何必言谢啊!”妖狐赶紧道,“姑娘不必再为故事中那人伤神了,且看今夜月色正好,你与小生正好做些让人开心的事情……”


茨木抬头,冷冷地盯着他。


“吾今夜饶你一命。”


“卧……卧槽,姑娘你也不是人啊!”


【31】


“你跟了吾多久?”


“从你在那酒馆勾搭上妖狐开始。”荒川平静地说,“你是茨木?”


“何事?”茨木将龙翼完全展开,他走近荒川,巨大龙翼包围了他。


“你如今长得真大,只是少了一只手,那家伙要是知道你少了右手,指不定怎么发狂。”荒川面不改色地感慨。


“你是何人?”


“勉强算是那家伙的酒友吧。”荒川漫不经心地说,“他死前我见过他一面,劝过他,劝不住。你说他以前也算情场浪子,怎么在你这里就一头栽了下去。”


荒川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茨木,“不过你真的很漂亮,而且我之前在酒馆观察你,你很会讨男人欢心。”


“可惜以前不会……”茨木声音很低。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他告诉我万一他死了,就去城堡图书室的第四个书架的第三排从左数第九本书里找他给你留的信。他还说你有一天一定会回来这附近,说你无论变成什么样都会有一双金色的眼睛。”荒川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给茨木,“真麻烦,可是酒吞也是我唯一的酒友,而且替我付过很多次帐。”


茨木沉默地接过信,打开了它。


荒川没有走,就这么在一旁的草地上躺了下来。


【32】


茨木:


你看到这封信时,本大爷大概是死了。对不起,什么都没告诉你。像你这种龙吧,要是提前跟你说了,你肯定说什么愿与吾友同生共死之类的话。你现在估计也是这么想的,是吧?


可是本大爷舍不得你死。


记住本大爷说过的话,不要被别人发现你是条龙。大天狗那蠢货果然被别有用心的人忽悠走了,指望不上他。现在本大爷也死了,人类们肯定相信你被本大爷杀了,你别冲动,好好活着。


龙族的巨额黄金与财宝,还有那些古董藏品,多半都被本大爷转移走了。具体你问荒川,本大爷先前答应分给他五分之一,他才愿意合作。开启宝藏的钥匙是你的血,你去到那里就会明白。荒川人不算太坏,应该不会害你。


你的身份本大爷继承了,家族荣耀本大爷替你守护了,仇本大爷也尽力替你报了。有那些黄金你可以做很多事,想怎么活就怎么活,但要好好的。这是本大爷的命令,你得听。


你临走之前,本来想跟你说,血脉传承这事儿本大爷怕是帮不了你了,你要是看到喜欢的人可以让他或她帮你传承一下血脉。但是别自己念叨什么“吾友若看到这孩子一定会喜欢”之类的话!本大爷绝对不会喜欢!


只是看着你的眼睛,本大爷就说不出来这种话。


本大爷怎么这么啰嗦,是不是跟你学的。


茨木,有句话真的很难说,你看我兜了这么半天圈子,到这时候了才能下定决心写下来。


茨木,我爱你。


你的 未婚夫


【33】


有句话真的很难说,很难说啊。


茨木直到现在才忽然明白那句话原来有千钧重,压在他心里,喘不过气,开不了口。


我爱你。


我爱你。


为什么说得这么晚呢,为什么相处的时间不能再长一点呢,为什么不能一觉醒来发现这全部都是个梦,酒吞还在一脸嫌弃地说茨木你闭嘴呢。


茨木有很多很多话想说,但他说不出口,他不知道该向谁去说。他想说吾友!吾明白了!吾终于明白了,原来这种感觉就是你说的寂寞啊!


真是他妈的……寂寞啊。


这种寂寞要用什么来填满。


茨木坐了很久,直至荒川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走到他身后,蹲下来拍了拍他肩。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茨木慢慢地抬起头,望着荒川。


“……吾忽然,很想喝些酒。”



TBC


拒绝寄刀片拒绝谈人生,下章是HE我保证,不过喜欢BE的宝贝们可以把这一章当成结局了2333

待会可能在这里叨叨一些废话作为完结后记(明明还没有完结),现在我本人也要去缓一缓神。

能追到这里还没取关的都是真爱,相信我会HE,相信我番外会继续发糖。爱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