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酒茨】《恋人未成年》『五』

puppy的乌拉:


『五』

    数日前从狐狸嘴下抢回茨木童子这件事是本该只有几个人知道的,然而现在山中大小妖怪见了酒吞童子都是一副“我们大人果然深爱着茨木童子”这样的真相脸,这令酒吞颇为不爽。
    我喜欢他需要你们知道吗?不对,我什么时候喜欢他了?
    酒吞童子将酒葫芦凑近嘴边,还未倾倒便被两只软软的手按住了,他偏过头一瞧,果然是茨木这个小麻烦精。
    “干什么?”
    茨木的手一抖,怯生生地往后退了两步,那时候不是来救我了吗?为什么现在又表现得这么厌恶我?
    “到底有什么事?”酒吞将眉皱得更紧,却还是伸手将有些距离的小茨木揽到身前。
    “酒,酒吞大人……”
    声音很快传进酒吞的耳朵,但这位健康的大人像瞬间失聪了般,他不可置信地盯着没有妖力的茨木:“你能说话了?茨木你能说话了?再说一遍,茨木,再说一遍。”
    茨木的胳膊被捏得很紧,吃痛地低呼了一声后,很快又顺着酒吞的意思,故意凑到他耳边喊到:“酒吞大人。”
    带着清冽酒气的怀抱突如其来,茨木的脸埋在层层叠叠的衣物中险些喘不过气,事实上他也确实有点呼吸困难,心都皱成了一团,身体倒想施展开。他努力伸出双臂,直到整个人和酒吞紧贴上了,两只手也没能碰到彼此。
    这个妖怪太大了。茨木仰起头视线被微微冒出了胡渣的下颌阻挡,他努力向上爬想看看酒吞的表情,赤裸着一路跑来的脚上沾了不少泥垢,现在都一一蹭在酒吞这件白如飞雪的狩衣上。
    “酒吞大人”茨木如愿的在这位大人不耐烦前和他对视了,他看见这位大人难得认真的眼神。
    “茨木,对不起。”眼睛里的身影是小茨木没错,但那目光看的究竟是谁,大概只有酒吞自己清楚。
    小茨木抚慰般用嫩脸蛋儿亲昵地贴上酒吞,脑子里却有个声音不停地念叨着,酒吞大人刚才是在对之前的我道歉吗?可是在他面前的人是我啊,为什么不能只看着眼前的我呢?好羡慕以前的我,不过青行灯姐姐说我是失忆了,那么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个世界上都只有一个茨木,我为什么要羡慕自己呢?太奇怪了……
    “茨木,你还记得当初抓走你的人对你做了什么吗?”
    原本还在神游的茨木被这一句话拽回现实,他咬着牙摇了摇头,环着酒吞脖子的手臂收紧了些。
    在姑获鸟那里找到茨木时,酒吞就心有疑虑,茨木原本缺了的那只右手一直由他存放在山中一个废弃的神社中,为何这个幼化了的茨木却双臂完好,难保不是黑晴明的阴谋。
     “酒吞童子,我要回去了。”青行灯打断了两人“如胶似漆”的小夫妻模式,甚至向茨木宝宝伸出了充满母性温柔的手,“来,茨木,我们回去吧。”
    茨木回头望了她一眼,迅速地又钻回酒吞发烫的颈窝里,配合他的是酒吞语气中的不悦:“你不会又让茨木不知不觉离开了吧?”
    青行灯暗抹了一把汗,脸上还是堆着笑意:“怎么会,上次就是个意外。”
    见酒吞不说话了,她便上前去抱茨木,指尖刚触到孩子特有的柔软,甜到腻人的声音从酒吞锁骨传来。
    “姐姐,我想和重要的人在一起。”
    青行灯忍不住开始怀疑人生,她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小哑巴会说话了,臭着脸的“后爹”会抱孩子了,现在就算告诉她茨木和酒吞马上成亲,她都可以淡定地送上祝福。
    “酒吞童子,你怎么说?”
    酒吞被茨木说话时喷出的气撩了个透,才缓过神又对上小团子亮亮的大眼睛:“你回去吧,我会照顾他的。”
    果然被吃得死死的了。青行灯失落之于还是笑眯了眼睛,茨木童子这算是苦尽甘来了,又是一卷新话本,估计能有个好价钱。






先来正文
各位小天使,乖,深夜再上车
多点评论,多点爱




评论

热度(167)

  1. 奉为羽秀一条年轻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