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铁鹰】从记者到领导(上)(普通人AU)

鹰眼视界:

克林特说,人的一生,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只有未雨绸缪,才是积极的生活态度。

托尼耸耸肩,不以为意。

【5年前】

“Hey,伙计们,恭喜!又有新任务了!”那个名字早就被克林特忘到俄罗斯的家伙高举着一沓厚厚的文件,走了进来。

克林特瞟了他一眼,没有作声。他默默地把头埋进端着的饭盒里,希望不要被他点到名字。

——那时的克林特还是一个报社的记者。也还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帅小伙儿。

当然,那个没有名字的家伙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他慢慢地踱步到克林特身边,将资料塞进他的怀里,笑眯眯地说:“就你了!领导特意让你来做的。”

克林特拿起资料看了看,说:“少拿你的领导来压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每天晚上在床上都做些什么。”

那家伙的脸瞬间爆红,他不敢抬头看那些周围嘲笑的面孔——他很可能在这里混不下去了,而他的领导也会惩罚他的。他举起拳头,狠狠砸在克林特的脸上,然后转身落荒而逃。

克林特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正着。他摸了摸鼻子里渗出来的血,朝着无名氏的背影吹了声口哨,然后大笑着说:“这样的新闻怎么也该上报纸吧?!”

不出所料地,众人笑作一团,他临桌的同事笑着给了他一拳。克林特似乎一下子成了办公室里的焦点。

看吧,就是这样,只有不停地曝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你在报社的地位才能得到稳固——当然,前提是你没有做什么怕被曝光的事。

克林特厌恶地看着身边毫不留情嘲笑着的同事——这些人在嘲笑别人的同时,根本不会想想如果被曝光的人是他们自己时,要怎么继续在这里混下去。

克林特安静了下来,他盯着手里的资料,心里却在想象一会领导对自己的惩罚。

也许会被开除。但是管他呢,反正他早就不想待在这个丑陋的地方了。

果然——“克林特,到我办公室来!”领导的声音震耳欲聋。

克林特翻了个白眼,拖着坐到发酸的腿朝办公室移去。其实他早就好奇领导那“传音入室”的“特异功能”了,说不定这次可以一探究竟。

“领导。”克林特靠在柔软的布椅里,心里抱怨着这悬殊的差别待遇。

“我认为你应该起码装出一副尊敬的样子。”领导推了推那副足以彰显他身份的金边眼镜。

“你说的对——”难得的,克林特坐直了身板,直视着领导说,“我的确应该装出一副尊敬的样子。”

他刻意在“装出”两个字上加了重音,态度一目了然。

领导定定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说实话,克林特这样他一点都不惊讶。但克林特的能力有目共睹,就连报社的社长都不敢轻易动他。

克林特等待他的下文,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明天的工作你要好好干,这次的采访很重要,如果办成了,你就可以加薪升职。”领导终于开口了,内容却出乎克林特的意料,“但如果办不成,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会生不如死的。”

“放心吧,你没那个机会。”

第二天,那个没有名字的家伙没有来上班,克林特望着那个新来的有些手足无措的年轻人,不由得叹了口气。

但他不想多想,收拾好东西,带上抗摄像机的阿D出发了。

他们的任务是采访一个一夜暴富的土豪。

富豪开了一个接待会,专门发表一些“成功经验”和供记者采访——当然主要目的是后者——这土豪巴不得让自己早一些家喻户晓。

富豪面带微笑,却怎么也掩盖不住他红光满面下的肮脏。克林特看得出来,这种人一般都是某个幕后老大的马仔,背地里干着什么非法的勾当,而他一旦没什么价值了,那老大就会毫不留情地将他“铲除”。

所以克林特想找出这家伙的马脚——这样才称得上是别出心裁的新闻嘛!

当然,这里面出了点儿小插曲——另一个记者也看上了富豪的背景这一题材,并且和克林特毫不留情地争了起来。

克林特带着阿D怒气冲冲地离开,第二天却在自家报社的报导里出了这篇文章。意外的,文笔还不赖——起码把克林特要说的都写了出来。

克林特把这一页扯下来,揉成了一团,然后扔进了领导办公室的垃圾桶里。

不出所料地,他又被找去谈话了。

“我以为这是我加薪的机会?”

“但你是出了名的不老实。”领导说得理所当然,“所以我才换了别人,而且他完成得也不错,是吧?”

克林特狠狠地瞪着他,双手攥成拳,嘴里甚至发出了厌恶的咕噜声。他咬着牙说:“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从这里赶出去!”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克林特又拿起那张报纸,故意把纸页翻的哗哗响。最后,他还是去看了那篇报导,他知道,那个记者也是个可素之才,一旦他被领导看重,那自己在这报社可就混不下去了。

他的目光缓缓移至文章底部:“托尼·斯塔克,我记住你了!”

TBC

评论

热度(33)

  1.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鹰眼视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