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逢魔之时(楔子)

米罗江浪打浪:


米罗中心,粮食向


我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


伪灵异 真打怪 au







人的灵魂会在漫长的时光中渐渐虚弱,理智一点点被磨灭,也许连形体都会变得残缺不全,只会机械不断地重复死前的执念。



正文




米罗看着眼前的别墅叹了口气。


神通广大的史昂先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件苦差事,给了他一张手绘地图就拍拍手把他推出了办公室大门,一点也不照顾米罗是第一次出任务。


连找到这个地方都费了他好大的劲,米罗撇撇嘴,从裤兜里找出那张已经泛黄的地图,他仔细地看着画风稚嫩的线条,想确认眼前的三层建筑就是图上所写的“HOME”。


明明就是个小孩子的练手画嘛,米罗抬头看看风格阴暗的别墅,努力把地图上的多边形和它重合起来。


幸好周围都是茂密不见人影的树林,不会有人突然出现看见他举着画窘迫的样子。


也不会有人发现这里的惨剧。


米罗轻轻嗅着充满鼻腔的潮湿气味,隐藏在浓重霉味中的血腥气经久不散,阳光撒在草地上毫无阴霾,他透过窗户看向别墅内部,只发现了被黑暗笼罩的朦胧雾气。


看来找对地方了。


米罗有些兴奋地揉揉鼻子,二十岁的青年做这种称得上幼稚的动作却显得毫不突兀,他把两臂的袖口卷了上去方便行动,准备推开被繁复花纹雕饰的木质大门。


不要碰它。


米罗怔了怔,他警觉地四处环视了一圈,只听见了蝉在浓绿森林中窃窃私语。


米罗摸了摸额头,他只记得仿佛有人在他旁边耳语道:


不要碰它。


这可有点蹊跷,米罗回想着史昂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你拥有着强大的精神力,米罗,它可以帮助你在某些特殊情况下移动物品,也可以使你‘读取’事物的过去。试试这个吧,米罗,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见了很多血。”


“还有呢?”


“……”孩童垂下眼帘,嘴唇抿紧,显现出灰白的色泽。


男人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蹲下身把米罗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道:“不要怕,米罗。”


“我在这里,我会帮助你的。”


“我想要保护你,可是这还不够,我更想要你能够充分利用你的力量来保护你自己。”


“告诉我,好孩子,发生了什么?”


“……刺耳的尖叫,血肉模糊的尸体,挥舞着的斧头。”


“很好,这个玩偶传说是丽兹玻顿的遗物。看来你已经完全明白该怎么使用你的力量了,以后不要看见什么就好奇心泛滥上手去摸,直接接触过于邪恶的东西反而会侵害你的身体,比如说耳鸣啦,脑袋嗡嗡响啦,都会阻碍你驱魔,甚至让你命丧黄泉。”


“那我该怎么办?”


“用你的精神力去控制它。”



用我的精神力来控制它。


米罗深吸一口气,略显黏腻的空气令他感到有些郁闷,但眼下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个——伴随着令人不快的吱嘎声,厚重木门缓缓开启。


米罗瞪大了眼睛,他瞪大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可真是难以置信……”他喃喃自语道。


我真的可以操控它们,米罗对此感到雀跃不已,如果可以,他真的想飞奔回总部给史昂一个大大的拥抱,顺便告诉他自己已经可以独立门户自力更生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三层“巨无霸”——米罗伸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却发现这并没有什么用处,他只好把手放下来,眯着眼睛打量刚刚打开的大门内部。


目之所及尽是仿佛凝固住的黑暗,阳光在门前怯弱地止步,米罗只能勉强看清门后一小块精致的地毯,其他事物都隐藏在深不见底的暗色中。


比起黎明更像是午夜,米罗想,未知的黑暗让他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好啦,干完这票就回去跟史昂先生吃顿好的,顺便跟其他人炫耀炫耀,恐怕第一次出任务就能做得这么完美无缺的人就只有我了,他相当乐观地想着。


米罗抬腿迈进别墅,大门在他背后轰然关闭。



end



浪子有话说:


不如挖坑,玩游戏不如挖坑。
干什么都不如挖坑。








评论

热度(44)

  1.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