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击鼓传花第二棒】隆米宇宙探险风之3

青冥:

迟来的情人节贺礼 


“降低重力场。”

“打开引力驱动。”
“产生空间曲率”

。。。。。。

加隆闭上眼睛,一条一条的下达着命名,在漆黑的宇宙中,视力已经是毫无必要的东西,而他只需要相信他的直觉,相信他眼前的光,相信指引着他的他的恋人。

加隆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放在桌上的相框,他没有睁开眼睛,而在他的视线的彼端,他仿佛看到米罗朝他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在黑暗中,出现了一道光亮。

此时此刻,海龙号的船员将全部的信任都寄托到了他们的船长身上,他们遵循着船长的指令,虽然这指令看上却略微有些不可思议。

“顺着空间潮汐的变化,引力会带着我们找到出口,如果这个黑洞有出口的话。”加隆的指令这么说着,而他的船员也相信着。

加隆看到他的船远离了那颗妖艳的蓝星,渐渐靠近了漆黑的空间的一角,在这里有一到幽暗的红光,若是不仔细观察的话,一般人不会注意到。

而加隆却看到了那道红光, 红色代表着光的远离,加隆猛的兴奋起来,也就是说,光是从这个地方,逐渐从黑洞中逃逸出去。

加隆兴奋地看着红光,红色的光线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最终吞没了整个飞船,而加隆感到自己全身被撕扯着,似乎快被强烈的引力所撕碎,而在这个时候,他似乎被人狠狠的拉了一把,仿佛从某个束缚中挣脱出来,而拉扯着他周身的引力也从此消失。

“我…出来了吗?”加隆感到自己全身筋疲力尽,而他的身体似乎漂浮在宇宙的空间,他已经来不及查探他究竟在什么地方,睡神重重的笼罩着他。

 

地球上正是二月十四日,一年一度的情人的节日。此时此刻,全世界的情侣都在狂欢着,相约着,互相赠送着对方礼物。这个时候,米罗却一个人待在家中,金毛大狗蜷在他的怀里。

他已经在沙发上蜷了一整天,从白天到天黑,想着曾经有加隆的日子,陷入了沉思中,甚至忘记了开灯。而那只名叫花音的狗,见主人的心情不好,便乖乖的靠在主人身边,用鼻子蹭着米罗的手臂。

在当天早些时候,卡妙曾给米罗打电话,说情人节当晚若是没有安排的话,他们几个好朋友可以去酒吧聚一聚。米罗知道卡妙在担心他的情况,但他却好言拒绝了卡妙的邀请。

“他们都跟我说,加隆已经死了,让我节哀。”米罗低着头,将下巴枕在花音的头上,“可是我却不相信。”

“我能感觉到,他还活着,他一定在宇宙的什么地方。”

米罗抬起头,看向窗外。室内黯淡无光,而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窗外的星空清晰可见。在深蓝色的星空中,米罗看到了那颗遥远的距离地球上千光年的星星,那颗作为加隆的目标的星星,它悬在天空中,朝米罗眨着眼睛。

天边,出现了一道红光。红光最初很微弱,若是不仔细留意的话很难被人发现,但是红光变得越来越强烈,直到整片天空都变成了血红色。米罗站起身来,瞪大眼睛看着天空的变幻。

“加隆,是你要回来了吗?”

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光亮,如陨石一般的物体划破长空,直直落向地球,花音似乎受到了惊吓,从米罗的怀中跳了出来,躲向米罗的脚下。米罗却站在窗前,看着天边的陨石,他想着第二天去国际航天局找到史昂,将那件东西调查清楚,不论那是什么东西,只要是从太空中回来的东西,米罗都不愿意放过。

 

加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温暖柔软的床上,身上却盖着一张厚厚的被子,被套上用金线绣着浮夸的装饰性花纹。

加隆环顾四周,发现整个房间都雕饰着浮夸的花纹,房间的风格让他想起那些模仿着异邦风情的廉价旅馆。 

加隆揉揉发疼的额头,而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他就这么赤裸着身体,躺在这张华丽的大床上。

“今天…我似乎才从黑洞中出来…可是…这里是?”加隆仔细回想了下,他清楚的记得今天是情人节,而周围的装饰,似乎在提醒着他他刚和恋人在lovehotel翻云覆雨了一番,而那些进入黑洞的记忆,似乎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门开了,正如加隆所料,他看到他的恋人米罗走进来,而今天的米罗却似乎和往常不一样,他穿着希腊风格的白色亚麻织物,加隆正想调笑一番米罗这种仿佛情趣play一般的打扮,而当他看到米罗的脸时,他硬生生的吞下了即将说出口的话。

那个人是米罗,而看上去又不是米罗,他的恋人是可爱的二十岁的青年,而眼前的那个人,虽然长着和米罗一般的脸,他的脸上却有着米罗所没有的严肃冷酷的神情。

“撒加,你醒了?”加隆看到那个人对着他说道。


 @携手且道同归去 亲爱的求接龙更撒米


【隆米】互相嫌弃的梗 6

青冥:

继古风文里写艾欧里亚尴尬之后,写拉达曼提斯也好尴尬。已然进入架空状态。

这已经不是嫌弃而是虐狗了吧。

 

圣国与冥国交接的北方,群山环绕,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将中原的土地与北方隔绝开来。 而哈迪斯城,便建立在这座山地势稍低恰为关口的地方,哈迪斯城所在的地方,易受难攻,而若攻不下这座冥国补给用的碉堡占据这块地的话,那必然是很难阻止冥国大军的侵入的。

米罗与加隆来到哈迪斯城的时候,正值冬天,而当他们登上海拔稍微高点的地方,便碰到了漫天的鹅毛大雪。在来之前, 米罗虽然强硬的表示自己的伤口已经复原, 但是在登山过程中碰上了寒冷的天气而他不得不大口呼吸着以保证有足够的力气随着加隆继续往上爬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肺部撕心的疼痛,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伤口离完全复原,还差了很多。

加隆回头看了一眼米罗,见他气喘吁吁落在自己身后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都说过了,等你伤口好全了再来,你偏偏要逞强。 ”

“最起码的,我们能一起看看桃花盛开。”米罗见加隆低头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似乎蕴藏着无限柔情。他心中一动, 走上前去,捏住加隆的手,“要等看花的话,什么时候都能看,只是,若是我们现在不阻止冥军进攻的话,我怕这个天下,会有多少家庭会再次流离失所,而明年春天对他们来说,更是一个永远也到不了的未来。”

“好了好了,”加隆挥了挥手,“算我败给你了。”他低着头笑了一笑,“没想到我也有今天,陪撒加的杀手一起去冰天雪地完成任务。”

“加隆,谢谢你。”米罗突然抬头注视着加隆, 他依旧捏着加隆的手不放开。

“这时候…说这个干嘛。”在米罗的注视下,加隆突然变得很不好意思起来,他低头笑了笑,突然凑近米罗的耳朵,悄悄的对米罗说道,“真要答谢我的话,明年春天,在那片桃花林, 你答应我,我们…”加隆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米罗几乎听不清他说的话。

“你要做什么?”米罗的脸一红,忍不住问道。

“打一架。”

“加隆?”

加隆见米罗又惊又羞的样子,忍不住调戏道,“还是你想干点更加羞耻的事情?”

“加隆,我可没说…”

 

“没想到撒加的狗腿子竟然有在别人家门口约会的臭习惯。”米罗与加隆尚未说完话,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他们转头一看,却正是拉达曼提斯。

“你就是上次那个我的手下败将?”拉达看了一眼米罗,“我记得你,扔下同伴的尸体被人救走的那个,就是你吧。”

“拉达曼提斯!”听到拉达的话,米罗咬着牙捏着拳头就要冲上去,加隆却不露身色的挡在了米罗面前。他捏了捏米罗的手,“你的伤口尚未复原, 不要和他硬拼。”

“至于你,”拉达曼提斯看了一眼加隆, “就是上次救了人就跑的那个吧。没想到啊没想到,圣国的人都是胆小鬼,每一个敢和我硬碰硬。”

“拉达曼提斯。”加隆感受到手心中米罗手掌的颤抖,轻轻的捏了捏米罗的手,“我也听说了,冥国有一员以胆小闻名的守将,从来只敢借着哈迪斯城的机关击退 敌人, 却从不敢出哈迪斯城。告诉我,这个人是不是你。”

“呵呵。”拉达曼提斯看了一眼加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以这种老套的方式激我出战,只是,有机关为何不加利用?我可不像某些蠢货,只会无脑的向前冲,死在别人的机关之下。”

“拉达曼提斯!”米罗忍不住怒吼出声,他想起了死去的穆与小艾,更不能忍受拉达曼提斯话语中的讥讽。

拉达曼提斯见米罗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笑,继续说道,“你们讲究落叶归根, 却可怜那些家伙的尸骨,最终却葬在这座荒山之中,不知道是被鹰叼走了,还是葬身狼腹。”

“拉达曼提斯,躲在机关后面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这么评价。”加隆狠狠的捏了捏米罗的手,按住他颤抖的手掌,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中了你的埋伏,单打独斗的话,你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对手。”

“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就是个借着机关的懦夫。”加隆抬头看着眼前的哈迪斯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而你们就是一群有勇无脑的蠢材!”拉达曼提斯一个字一个字的还回来。

加隆站在风雪中,凝视着哈迪斯城良久,见拉达曼提斯始终不肯出来,他摇了摇头,对米罗说,“走,我们回去。”

“加隆?”

“我本以为哈迪斯的军队是什么强敌,却未料到见面不如闻名。”加隆对米罗说道,而声音之大,却更像是说给拉达曼提斯听,“看到你们躲在哈迪斯城里面的乌龟样,我就放心了。连哈迪斯城都不敢出,又何谈入侵圣国?罢了罢了,米罗,我们走,让他们一辈子龟缩在这个鬼地方老死吧。”

米罗顿时明白了加隆的意思,他笑着看了看加隆,跟在加隆的身后便欲转头离去。而在这个时候,从哈迪斯城中飞身而下一个黑影,站在加隆与米罗身前, “既然来了,就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哈迪斯城,可不是让你们随来随走的地方。”拉达曼提斯站在加隆与米罗的身前对他们说道。

加隆瞥了瞥嘴,“胆小的家伙, 终于现身了。我还真以为你会背着哈迪斯城入侵中原呢,毕竟离开了城里的机关,你什么都不是。”

“嚣张的家伙,我现在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拉达曼提斯说道,抬起一掌,而满地的雪花在他的掌风之下如利剑一般的朝米罗与加隆飞去。

加隆带着米罗就地一滚,躲开了拉达曼提斯的突袭,“米罗,你明白你要做什么吗?”

“加隆?”

“既然拉达曼提斯已经出来,哈迪斯城内正是群龙无首的状态,我要你现在去哈迪斯城中,劫持他们首领的姐姐潘多拉。一个女人, 你就算带着伤也能搞定吧。”

“加隆,那你?”

“放心好了,这个家伙根本不是我的敌人,等把他解决了, 我再来找你。”加隆冲着米罗自信的笑着,米罗深深的看了加隆一眼, 转过身去,隐入了风雪之中。


【米罗生贺】【撒米】关于教皇和他的近卫 (番外)下

青冥:

大生日的,我写个鬼的虐文啊。。。




米罗十五岁那年,接到了一个任务,教皇告诉他,在遥远的东方,邪神厄里斯正在苏醒。她挑选了一位东方的少女作为她人间的肉身,而米罗此次的任务,便是消灭那个少女,断绝任何可能会让厄里斯复活的方法。


米罗如平常一般,恭敬的向高高在上的教皇鞠了一个躬,领命而去。他并没有告诉教皇,今天,是他的生日。


八年前的那次生日,是米罗来到圣域后所过的第一个生日,他却没有料到,那却是他在圣域所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第二年米罗的生日,撒加终究还是没有遵守他们的约定,他再一次爽约。


那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加隆的消失,撒加的失踪,艾俄罗斯的因背叛女神而出逃,而后,其他的同伴都被送往了各个修炼地,圣域一下子少了很多人,只有他被教皇留在了身边,还有身为叛徒弟弟的艾欧里亚,被教皇留在圣域监视着。


那年之后,圣域总是空荡荡的,再也没有人替米罗庆祝生日。


但米罗每次经过双子宫的时候,却仿佛已经成为了习惯, 他会特地绕路走向双子宫后的那块平台上,站在那里,看着天上的星星,他会思考,撒加那个时候,到底在想着什么,他从天上看到了什么。


米罗抬起头,哪怕人事已非,圣域的天空却依旧是那么美丽,繁星璀璨,从不会因为人的别离而改变他们的轨道。米罗在天边看到了双子座的双星,他们依旧闪耀着似曾相识的光芒。


“米罗,你生日的时候,抬起头来,就能看到双子座,那是我在陪你。”


米罗转过头去,看着曾经撒加坐过的地方,如今却是空荡荡的平台,谁也不在。


“撒加,你的小宇宙告诉我你还活着,所以,当你生日的时候,抬起头来,也能从天上看到天蝎座吧,那是我在陪你。”


 


米罗很快找到了他的任务对象,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站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姐妹两人。


米罗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姐妹,姐姐站在妹妹的身前,奋力的保护着妹妹。米罗从她们的眼中看到了燃烧的火焰,那是虽然身为人类,却极力与命运抗争着的生命的火焰。


“米罗,你看,那是星星的轨迹。姐妹双星正好位于那颗象征着厄里斯的不吉的彗星的轨道上,迟早有一天, 她们的命运之星的轨迹会与厄里斯重合,而我们要做的,便是在厄里斯找到人间的肉身之前,消灭掉她们。”


 


“米罗,你真的没有看到,笼罩在双子座亮星上的黑影么?”


“不,撒加,双子座的双星,还是与往常一般,一样明亮,它们是冬季天空中,最明亮的星座。”


七岁的米罗曾对撒加这么说着。


 


“姐妹…是么?”


十五岁的米罗看着眼前的两位小女孩,他突然想到在双子座双星下诞生的兄弟两,若是神替他们安排了不公的命运,让他们的星座蒙上了尘埃,米罗想要看到他们,作为人类的他们,站起身来,反抗自己的命运。


“即使你们诞生在残酷的命运之下,你们也要相信,人,终究是可以反抗命运的。”


“我相信,人,可以改变命运。”


不知道为什么, 米罗并没有下手杀死眼前的两姐妹,或许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而教皇对此置之不理,或许是因为眼前的两姐妹让他想到了那两位已经不知在何处的兄弟,他任性的反抗了教皇的命运,放了两姐妹一条生路。


“我想看看,作为人类的我们,最终将会如何反抗命定的轨迹。”


 


“撒加,今天是我第一次没有听从教皇的命运。就算她们命中注定会成为厄里斯, 我也从她们的眼中看到了生命的焰火。”


“撒加,你知道么, 她们…有点让我想到了你和加隆….”


米罗回到圣域后,并没有直接回教皇殿复命,而是久违的停留在双子宫,因为生日的缘故,因为遇上的任务对象也是两姐妹的缘故,他比平常更加的想念撒加。


“撒加….你到底要消失到什么时候….”米罗的一滴眼泪滴到了地上。


……


在双子宫的深处,响起了悉悉索索的的声音,米罗并没有在意,他一个人坐在望台上,看着天空的星星, 看着那颗名为厄里斯的彗星,离地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有脚步声走向米罗,米罗却靠在双子宫的门柱上,闭上眼睛。


那个人在米罗身前蹲下,伸出手,轻轻的捋过米罗落在脸颊上的碎发,米罗的睫毛颤抖着,似乎做着甜美的梦。


他低下身,在米罗光滑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


“米罗,生日快乐。”


 


“撒加!”


米罗猛地睁开眼,他徒劳抓在手中的,却只有转瞬即逝的一束小宇宙的残痕,他甚至不能分辨出,那究竟是谁的小宇宙。


 


十三年间,他们朝夕相处,却从未相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