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撩拨》10(阴阳师狗崽)

码字老司叽:

我想得到他的身体


食用指南:
1cp狗崽,其他无节操cp有(酒茨,一目连小鹿男)
2小虐怡情撩拨至死
3这是第十章,前文请戳我可爱的头像


——————————————


10云裳冰清狐水凉


  自那日偷得一个吻以后,妖狐就不再去寻大天狗,仿佛是真心实意地答应了他不再去纠缠。


他最近清闲得有些无趣,寮里最忙的活一向是姑获鸟担着,她每日带着一目连大人和一些白色的达摩提高等级,匆匆来匆匆去。


  三尾狐只会与雪女下棋,日复一日。


  没有事做只能整日喝酒观棋的妖狐终于见了茨木童子,他的一头银发倒是和往常一样蓬松柔软,已经长齐了,只是脸上带着疲惫。


  妖狐请他喝酒,茨木童子摆摆手推拒了,坐在地板的边缘上,一双赤脚微微空悬。


  晨露打湿他的双脚,妖狐坐在他的身边。


  “怎么,茨木童子也有这样颓废的时候?”


  “不如你与吾干一架!”茨木童子偏过头,和妖狐对视。一深一浅两双金眸,一个战欲高昂,一个吃惊无奈。


  妖狐收拢折扇,“啪嗒”拍在茨木童子的头上:“你真是脑子里缺了点东西,真当世间所有的事都可以用打斗解决了?”


  “吾仿佛除了打架也不会别的了,”茨木童子没生气反而笨拙地讲述起自己的事情,“还有会扮作女人骗钱,想一想这么多年也就学会了这个。”


  妖狐点点头:“你接着说,小生一直对茨木大人的事迹很感兴趣啊。”


  “吾……”茨木童子皱着眉头,眼睛忽闪忽闪的,“吾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与挚友喝酒,打斗,被强大冷静的挚友打败也令吾十分高兴……”


  妖狐笑起来,像是上瘾了一样,又用折扇拍了一下茨木的发顶。


  “停停停,小生让你讲自己的事情,怎么三句话离不开酒吞大人?”


  “再说我可是亲眼瞧见过你将自己的头发梳剪整齐,小生对这个就不擅长。”


  最后两个妖怪还是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痛痛快快地打出一身伤口,酣畅淋漓。


  经此一战,妖狐有些烦闷的心也松快了不少,觉得打斗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有些风月歌舞,饮酒读诗,不能疏解一个妖怪的烦闷。


  萤草给两人治疗了伤口,妖狐又逗弄她,她娇嗲地生气了一会。


  “妖狐哥哥,你们省点力气,方才我听见两位阴阳师大人说要带你去狩猎鬼王呢。”


  “好,再说累了不是有小萤草给我治愈么?”妖狐耍着把戏,变出两颗糖给了萤草。


  他突然想起那天掉在长廊的几颗糖果,被油纸精心地包好,那种糖刚吃的时候太腻了,到了后来习惯了就觉得甜,舍不得吐出去。


  现在想来应该已经被小妖捡了,或者扫掉了,随意就被处置得再也找不着踪迹。


  真是可惜……


  “成天逗弄些小妖有什么意思?”茨木童子有些不解,在他的意识里,只有强大的妖怪才能结交。


  就像他的挚友酒吞童子一样。


  妖狐脱下手套,手指拨弄一下额前被分开的头发:“你回去试试就懂了,唯有这些小妖才是可爱易满足的,叫人心情愉快。你对他们好,他们就对你好,要是小生不是妖狐而是一只小妖……”


  “吾不懂,吾要与酒吞童子一起才觉得开心,挚友那么迷人,吾能记得他喝酒的每个动作。”


  茨木童子眉飞色舞,空荡荡的右袖被风鼓动,神色十分温柔。


  “这些话怎么不对着酒吞大人讲?”


  “吾每日都和他讲啊。”


  “……”那看来是没有希望了,天天诉说心意也得不到回应,更何况眼前这只妖怪又只把自己的感情当作是纯粹的友情。


  “你过来,小生教你一件事。”妖狐凑到茨木童子的耳边低语,茨木童子突然红了脸。


  “吾,吾不会做这种事情……”


  “茨木童子,妖狐,”大天狗笔直地站在二人身前,“两位寮主唤你们前去狩猎鬼王。”


  飒然的风吹拂大天狗的羽翼,一两片黑色的羽毛飘落在妖狐身前。


  木制的地板今早被提灯小僧擦得干干净净,好似能倒映出人影。


  额前的发丝又被吹乱,妖狐皱眉,将落在地板上的羽毛抚到一边,正了正脸色。


  “是,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的视线移到飘落在草地上的羽毛上,片刻又回到妖狐身上。


  尖端浅紫的耳朵精神地竖着,它的主人一脸淡然,没有给大天狗多余的眼神。


  这样最好。


  不管妖狐是真的薄情,或者欲擒故纵,只要不再纠缠他。


  大天狗最后看了一眼脸上透着红晕的茨木童子,转身先行。


  “唉,小生可是一只说话算话的狐狸……也许。”


  这鬼王麒麟体型庞大,攻击也十分强劲,最重要的是皮糙肉厚,短时间内是打不死的。


  惠比寿在地上插了一面鲤鱼旗,随后是妖狐,茨木童子的先后攻击。


  两妖比起了伤害,攻击一轮比一轮高。尤其是妖狐,他手中折扇不断飞舞,几十道风刃接连而出,还能吸取麒麟的血液来回复自己的伤势。


  不过这样的攻击需要耗费许多体力,妖狐早已压不住喘息,脸颊绯红。偶尔也只发出几道风刃,稍作休息。


  银发的妖怪像是彻底忘了不愉快的事情,鬼手上的妖气亦是一次比一次可怖。


  大天狗和以往一样卷起暴风,收割血液,但今日更加用心,连针女带来的额外伤害也极其稳定。


  黑色的羽毛落在妖狐发上,他却好像没有察觉,不再偷偷藏起那些羽毛。


  对面的麒麟不得不分裂成数个小妖,以此来保住性命。两位阴阳师毫不恋战,退下阵来,等麒麟合并再去攻打。


  妖狐走到姑获鸟和三尾狐身边,姑获鸟下一轮就要带着座敷童子和萤草上场,她温柔而细心地整理好两个小孩的衣领。


  三尾狐是为了过来看热闹,也有些话想要和妖狐说。她若有似无地打量着大天狗,绕有趣味地思索着。


  “有什么话出去说吧。”妖狐攀住三尾的肩膀,任由三尾狐将落在他头上的羽毛拍落在地上。


  两人肩并肩走出去,妖狐颀长俊美,三尾狐高挑妖媚,四条毛绒尾巴摇曳的节奏亲昵一致,好一对天造地设的壁人。


  大天狗觉得自己嘴唇上好像贴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让他不由抿抿浅薄的嘴唇。


——————————


  三尾狐认真的模样吓坏了妖狐。


  “等等,你确定要说给小生听?”妖狐做出吃惊的模样,“以前小生一提,你就要躲躲闪闪,生怕被人听了去。”


  “……”三尾狐沉默了一会,“我等不下去了,她是谁你心知肚明,你又喜欢谁我也能看得出来。”


  “妖狐,你和我这么多年的相处,应该知道的,早就应该了。”


  妖狐把折扇握在手里,听着三尾狐说她曾经的事情,一直以来的孤寂,和被雪女的懵懂吸引的挣扎。


  总是丝丝卷卷,缠缠绵绵的,便是情。


  “原以为兜兜转转,看樱花年复一年的飘落,就是最好的结局。”


  “但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贪婪起来……”


  三尾狐脸上的妖媚褪去,轻飘飘透明得像是落完了花瓣的空枝。


  若是没有得到,平静的海面下总是掀起汹涌的波涛,那天空便永远如落日以后的灰暗。


  妖狐沉默地站着,罪恶爬满了他的衣襟,濡湿他的脸颊。


  “别哭。”


  “小生没哭啊。”


  妖狐打开折扇翩翩一笑:“小生很高兴,终于不必与你假惺惺地情深意切,以后各自玩各自的,多快活。”


  他看起来比三尾狐放荡得多了,天生一副流恋花丛的模样,能够恬不知耻地勾引,暴露出自己深入骨髓的情欲。


  但他开不了口说爱,一个小小的音节也发不出来。


  “我要怎么讲,才能不吓到她?”平时颇有主见的三尾狐也有些焦躁不安,手指卷着脸颊边的一缕头发。


  “这还不简单,就说你爱她,想亲她抱她睡她……”妖狐戏谑地笑着,收获了三尾狐一个滚字。


  “要不就说,我至爱的人啊,这一定是命运指引的爱情,我愿为你沦陷千千万万次,渴求你为我停留……”


  “恶心。”三尾狐丢下一个鄙夷的微笑。


  “这句哪里不好了……在我的怀中,在我的爱意中安眠吧,我的爱人……”


  他的声音低缓,略带沙哑的磁性,叫人听了以后全身心都酥麻了,醉醺醺的。


——————————


  准时更新了,下次更新在周六,今年的最后一天(本来以为12月只有30天……)
  至于元旦节加不加更小可爱们觉得呢?
  你们是选择加更还是我的肝?

评论

热度(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