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不如烤串

喵星球的酋长:

.狗崽




不知为什么,妖狐觉得这两天姑娘们看他的眼神跟原来都不太一样。
看到他路过,就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脸上还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但是他要走过去搭讪,姑娘们却一哄而散。
“害羞!”
妖狐用他不多的脑细胞思索良久,得出这么个结论。
“错!是惹不起,躲得起!”
路过的鬼使黑插嘴。
“啊哈!我看你是见小生得到少女们的爱慕,心生嫉妒了吧!”
鬼使黑做了个干呕的动作,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啪”地拍到他手上,“你自己看。”
那是寮办周报,头版是几张街拍,内容为圣诞冬日祭,其中有两处,被人用巨大的红心圈了出来。
“冬日祭,怎么了?”
“看这里。”鬼使黑点点被圈出来的地方,指指标题。
标题是【冬日盛典,牵崽逛街补欧气】,红圈里,赫然是妖狐和大天狗。
“这有什么问题吗?”
妖狐一脸茫然。
鬼使黑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干脆别叫二突子,叫二傻子算了,整个城里都传遍了,说你冬日祭,公然和那位大人约会,本来只是内心曲折的姑娘们私下偷着乐,后来报纸登了这两张照片,公然站队,连地下赌庄都炸了,之前押了你跟大天狗的人都大赚一笔,现在已经不能给你们下注了。”
鬼使黑痛心疾首,像是损失了一个亿。
纳尼???
信息量太大让妖狐瞬间无法消化,他拉着鬼使黑,就像抓着救命稻草,“别人不知道就算了,你是明白的,我跟你同时到寮里,我什么样你还不清楚?”
“我懂,深柜!”
OH NO!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黄河本来就是浑的。

不不不!小生明明身心笔直如同那松柏!对少女们的爱日月可鉴!
“我真的只是请他吃了个烤串而已!你们没有吃过烤串吗?”
妖狐解释到口水都干,感觉自己已经用尽了洪荒之力,变成废狐了,然而事与愿违。
“那这么多人,你干嘛只请大天狗?”
众式神犹如三堂会审,喝茶嗑瓜子吃瓜搬了小板凳,把当事狐围在中间。
“座敷妹妹不是因为我老抢鬼火生气嘛,怒开了烤串摊,小生内心有愧就过去帮衬帮衬,刚好大天狗大人路过,他一直看着烤串,我心想他可能是饿了,就请他吃了几串。”
“那为什么不来吃我们的汤圆,光吃烤串?”鬼使兄弟抱在一起问。
“单身狗已经很惨了,谁要去吃你们的狗粮?”
犬神:汪汪汪??!
“那我的呢?纯手工冰沙哟。”雪女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单身狗又没人暖被窝!大冷天吃冰沙会冻死!”
“那我的汤呢?大补啊!”孟婆从牙牙嘴里装了一碗汤,众人齐齐后退。
“你还好意思说!你那几天带着兔兔干的好事!现在大家看到街边套圈的都怕!”
“兔兔那么可爱不要黑兔兔!”
“闭嘴!”
这回倒是所见略同。
“都别打岔!那买面具呢?这是怎么回事?”
闹哄哄的大家瞬间安静,不愧是姑姑,姜还是老的辣,一下问到重点。
“那是因为他问我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让他觉醒,明明觉醒以后力量更强,我就告诉他是因为面具太丑了,刚好旁边就有卖的,我就好人做到底咯!”
妖狐说得字字啼血,仿佛给他一个舞台,他就能给你一台《窦娥冤》。
“我真的只喜欢小姑娘!”
声泪俱下,这回是《孟姜女》。
看完妖狐表演的大家,表示十分感动,然而还是不相信妖狐跟大天狗没有一腿。
至少妖狐是个双。
而且大天狗耶,长得帅身材好,实力强劲,人虽然中二了点,但总的来说接近完美,这样一个大妖,活了多年连个绯闻都没有,只能说明一件事。
好男妖都喜欢男妖。
不信?看看你是风儿我是沙的酒吞茨木就能略知一二。
“好,既然小生说什么,大家都不信,那我只有一死以证清白!”
说着,抢过鬼使黑的镰刀就抵在脖子上。
“别啊!弄脏了很难洗的!”冲上去就要把刀救回来。
这又是哪出?红楼梦?
大家看着拉拉扯扯的两人,脸上洋溢着看戏的微笑。
站在门口挤不进去的犬神,正伸长了短短的脖子,突然感到背后一阵低气压。
不是雪女,雪女飘在对面。
一股不可抗力让他忍不住回头,不得了。
“大天狗大人?”
围观群众齐刷刷往门外看,见到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在门外矗立,他可不比妖狐,调戏他一个翅膀能把你吹得妈都不认识。
于是大家带着【看吧老公心疼媳妇看到你要自杀马上来救你还说你俩是清白的达摩都不信】的眼神走了。
“不要走!听我解释!”
妖狐想去抱三尾大腿,被一脚踢开。
他带着胸口的鞋印,趴在地上痛哭。
“起来。”
一双手伸到妖狐面前,还掉下几根黑色羽毛。
妖狐瞬间就来了气,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大天狗的脸,“你来干什么?”
“我。”大天狗把手上的袋子打开,里面是烤串。
“请你吃。”
“不要!”妖狐用力一甩手,碰到了那个袋子,烤串飞出来,掉得到处都是。
他这辈子再也不想吃烤串了。
尤其是跟大天狗吃。
“闲言碎语,不去理会便是了。”大天狗依然是平平静静,好像事不关己。
“哼。”妖狐哗的一下打开折扇,大冷天的扇风扇得呼呼响,因为他快气炸了。
“小生跟大人不同,做不到这般的置身事外。”
说完就走了。
剩下大天狗一个人,对着散落满地的烤串发呆。
浪费了啊。

第二天一大早,妖狐的门被敲得山响,正在做春秋大梦的妖狐极不情愿的去开门,山兔一下跳到他怀里,举着一张纸。
“阿崽!你成名人啦!”
“哈?是小生外表出众名动京城了?”妖狐还半睡半醒。
“小孩子就是搞不清状况。”
姑姑走过来把山兔抱过去,拿过那张纸给妖狐。
“喏。”
妖狐打开。
联名信,寮办官报公然宣扬搞基,影响恶劣,现联名上书,请求寮办撤下所有未售出周报,并在头版处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否则,将采取其他强硬措施,所产生一切后果,均由寮办负责。
“小生对政治不感兴趣。”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想回去睡回笼觉,被姑姑一把抓住衣领。
“事情搞大,由不得你了。”

如果要小生对姑娘负责,小生是愿意的,但是现在算怎么回事?
妖狐跪坐在地板上,周围还是围了一圈妖,但是大家的样子跟昨天不大一样。
没人喝茶吃瓜嗑瓜子,反而有一点严肃。
“哎呀呀,没事的,小生身上的八卦太多了,太优秀了嘛没办法!哈哈哈,姐姐们都别愁了,会长皱纹的!”
妖狐嬉皮笑脸的安慰大家,好像没有看到面前那一摞摞的纸。
“但是崽崽,你不生气吗?他们那样说你哎!”莹草随手拿起一张来,上面的内容不堪入目。
“就是,他们说你不好,其实是他们自己不会用你!”
“对啊对啊!谁都是有阿妈阿爸养着疼着的,凭什么这么说我们崽崽!”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全都在帮妖狐抱不平,他不由心头一热。
“我还以为,大家都嫌弃我。”
妖狐眼眶红红的。
“我们不都是逗你玩么!”
姑姑摸着他的头,妖狐感动得想哭。
“我去跟他们说清楚。”
清清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是大天狗。
“跟他们说,你并不喜欢我。”

不知是哪里来的默契,大天狗一出现,大家就纷纷走开,只留下他俩。
或许是觉得,应该让他们自己解决更好。
“你不是说,闲言碎语不必理会吗?”
“嗯,我一直是这样想的。”
“那为什么。。。”
“因为现在这件事,不光是跟我一人有关系,既然对他人造成困扰,我觉得我有责任出面解决一下。”
“你这个人,一直都这么喜欢把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吗?”妖狐语气温和,不然大天狗会以为他在嘲讽自己。
“可能,是旧习难改吧。”大天狗垂下眼睑,看起来,少了一点点平时的高高在上。
“旧习?你原来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妖狐突然生出几分好奇。
大天狗没接他的话头,留下一句,总之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就飞走了。
妖狐看着消失在天际的大妖发呆。

大天狗真的去了趟寮办,跟他们解释冬日祭那件事,但是事与愿违,有人说他是掩耳盗铃,如果清者自清,根本不需要解释。
事情被越描越黑,也越传越远。本来算是一个内部事件,后来,连圈子以外的人都知道了,纷纷跑来打听。
处于这个漩涡中心的妖狐,反而淡定了许多,倒添了几分“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气度来。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嘴长在别人脸上,想说什么随他们便是。”
上好的茉莉绿茶,是看不到一片花瓣的,但是香气扑鼻,入口清冽,喝下许久,唇齿间还有花香萦绕。
对新送来的茶叶,妖狐很满意。
“这茉莉绿茶,本来是贡品,只是如今粗制滥造的东西太多,让他承担了不该有的骂名,但是,世间真正的好物,并不是几句话就能让他零落成泥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你不会是被那件事刺激得转了性?要跟青坊主出家去?”新来的青坊主,也是白发红眼线,跟妖狐看起来一脉相承,鬼使黑总怀疑他俩是不是有亲戚关系,但是他显然忽略了自家弟弟的妆容。
“我只不过是受了教罢。”
“是谁这么想不开?”
一阵清雅的笛声自他们不远处响起,妖狐露出高深的笑容。
“不可说,不可说。”
他的手中,清澄的茶汤上,倒映着大妖不惹纤尘的面容。

评论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