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野生的大鸭毛

【脑洞】当你家式神去做牛郎时。

子哼:

[说起牛郎,其实还是喜欢师兄做牛郎时那句:今晚就到这了吗?回去哭一场后睡觉吧!莫名戳萌点23333]
[感觉自己要写一个系列的:当……时 了]
[后有狗崽酒茨小剧场,_(:з」∠)_忍不住想加这么一段。]

  【妖狐】 
  妖狐眼神温柔的注视着你,手掌悄然抚上你的脸庞,声音带着狐狸一族特有的魅惑,“您愿意今晚做小生的命定之人吗?” 他看着你,像看着他的全世界,你忍不住点了点头,“好……好啊。”
   他看着这样,笑的更加温柔了。 
  
  【大天狗】 
  他面神冰冷的看着你,身上的正装一丝不苟。他对你的态度并不好,你却有些沉迷美色无法自拔,他皱起眉头说,“你也是想听我的大义的吗?” 
  你点了点头,那人便开始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述,你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继续沉迷美色。
   
  【茨木】 
  他坐在那里,不带任何情绪的看着你,似乎并不把你当作他的顾客,但你只要看着他的动作,就忍不住肝颤,这个身材并不娇小的成年男性却总能莫名其妙的激起人心中的母爱。 总觉得他好乖。
   
  【酒吞】 
  他手里拿着自己常用的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灌着,偶尔往你所在的方面瞥一眼,随后便皱着眉继续喝自己的酒,而你有点傻的坐在那里,心里感叹着这人身材真好,喝起酒来好撩人啊! 
   
  【荒】 
  他把握着一块圆滑的玉石,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我预知到今晚我们会过的很愉快。” 
  他看着你的眼睛问,“我说的对吗?” 
  你傻愣愣的点了点头,呆呆的看着他。 
   
  【夜叉】 
  他吊儿郎当的侧躺在沙发上,支起一支胳膊来看着你,随着他的动作,胸肌一览无余。 
  “喂女人,你点本大爷来陪你聊天的吗?还不离我近点?” 
  他有点不耐烦的催你离他近一点。 
   
  【鬼使兄弟】 
  鬼使黑将他弟弟往他身后挡了挡,眼神并不是特别的友好。而鬼使白则有些责备的看了他哥哥一眼,主动的走到你面前带着些歉意的说,“对不起了客人,您需要什么服务呢?” 
   
  【般若】 
  他抬起一只腿,没什么规矩的往你所在的地方伸了过去,声音甜腻的问道,“你想摸摸看吗?” 
  你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他看你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声,“真可爱。” 
   
  【小鹿男】 
  他用他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你,可爱的像个女孩子,你与他四目相对,心里突然产生一种罪恶感……感觉自己在嫖未成年一样啊……

  
  【狗崽小剧场】 
  妖狐走出店门口便把领带松开,感觉像是舒了一口气一样。大天狗倚在路灯旁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他走了过去,对着大天狗好看的脸吹了一口气,“今天又有多少小女人去听你那完全听不懂的大义了呢,嗯?” 
  大天狗烦躁的扯住他的领带,“没当你命定之人的多。” 
  妖狐借力吻了上去,“小生真正的的命定之人只会是你啊。” 
  大天狗心情微妙的好了起来,他捏住妖狐的下巴,动作不甚温柔的吻了回去,“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 
  妖狐温顺的蹭了蹭自家吃醋的恋人,“我当然会永远都记得,咱们回家吧?” 
  大天狗牵起妖狐的手,“嗯。”
   
  【酒茨小剧场】 
  酒吞烦躁的坐在休息室里,“那个笨蛋又被别人缠上了吗?” 
  而另一边的茨木像是好不容易从魔爪里挣脱了一样,急匆匆的往休息室跑去,今天被缠住的时间太久了,挚友一定会不开心的。 
   
  “挚友,我们走吧!” 
  酒吞看着衣衫不整的茨木,心里的火更盛了,“这是怎么回事?” 
  茨木挠了挠头,“挡我的人太多闹的……” 
  “你还是别做这行了,在家给我老实呆着!” 
  茨木却摇了摇头,“她们又不会真对我做什么……再说我也想养挚友啊。” 
  酒吞撇过头去不去看他,“白痴。” 
  茨木却跟没听到一样的笑了笑,“我们回家吧?” 
  “嗯。”

评论

热度(171)